新闻资讯

武警北京总队十六支队针对基层各中队各类集训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12-19
武警北京总队十六支队针对基层各中队各类集训

战机,中国空军,轰炸,中国军网,嘉奖,毕业,蒋介石,顽强抵抗,领空,机场

1940年5月28日,日军101架战机分3批空袭重庆。重庆防空司令部于当天9时55分向全市发出空袭警报。10时10分,中国空军第四大队派1架

此次日机采用多批次、大机群战术,对重庆市郊及广阳坝机场进行大轰炸。敌机发现中国空军飞机数量较少,便以大编队强行穿入市区进行轰炸。

“中国空军当即与敌机发生激烈空战,中国高炮部队第45团第1、5、6连均给予敌机猛烈射击,约消耗弹药240发,击伤敌机2架,同时有效地抑制了敌机低空投弹和扫射,减轻了受灾程度。”唐学锋说,在对敌攻击过程中,中国空军多机中弹,第17中队队长胡佐龙、第24中队分队长张光蕴受伤。姚杰在此次空战中驾驶一架编号2704的

2014话题讨论区 &; 两会到了,您关心些什么?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2013年,国防社区全新改版上线啦!感谢新老网友关注我们共有的家园,真诚欢迎大家对页面设计、栏目设置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还是关心军人的基本待遇和权益,为什么总不能解决和落实?!!!好象根本没把军人的问题放在必要的位置

到现在解决的很少。与地方公务员根本没法比。这些问题究竟有人管没人管?希望军队人大代表能真正当回代表!

二、希望不要再拿军人开涮。年年增加军费都说是增加军人福利待遇,结果年年不见落实!还让军人背上高薪名声。结果福利待遇与地方公务员相差太大!工资不说,住房问题没有保障;地方公务员好的单位已经有两三套房。医疗也没有保障,特别是退休人员。

三、退休人员的相关政策是几十年前的了,到现在各方面都有很大变化,但军队退休政策却没有变化。退休人员管理无人问津,等等。希望引起有关方面的必要重视!

不过,还是不相信有什么用。因为切身体会这些问题的,都是团以下的基层官兵。人大代表在基层官兵中占的比例就不大,当选的可能敢于说话的就更少了,

军队人大代表能在这里来和大家交流一下上一年为军队做了哪些事,提出哪些提案,解决了哪些问题吗?(当然,保密的问题除外)

军网既然开了这个平台,就不仅仅是装个样子混弄广大官兵,一定要真正发挥作用,把官兵真实心声转达给军队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要求他们切实为官兵代言呼吁,落实国家对军人的各项承诺,不要仅此起个橡皮图章和事事举手的刻板作用,要敢于为军队和官兵争权益、,解决好了军人的利益和后顾之忧,,就会贻误国家和民族的整体利益,留下无穷的后患!

在军队离休干部中,有一个相对特殊的群体,即移交政府安置的正团职离休干部群体。他们虽然职级偏低,在人数上属于军队离休干部总人数上的小头,但同样是军队离休干部的一部分。同由军队安置管理的离休干部相比,移交政府安置的正团职离休干部目前同样已经进入高龄期和高发病期。从军队离休干部群体中被剥离出来的正团职离休干部这一部分,被移交政府安置,他们在医疗、住房方面的保障情况与由军队安置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相比,其反差确实明显!

从军队离休干部群体中被剥离出来的正团职离休干部这一部分,被移交政府安置,他们在医疗、住房方面的保障情况与由军队安置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相比,其反差确实明显!

从军队离休干部群体中被剥离出来的正团职离休干部这一部分,被移交政府安置,他们在医疗、住房方面的保障情况与由军队安置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相比,其反差确实明显!

反差之一:在医疗方面,由军队安置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享受完全免费军队医院保障的制度。就医不但方便,且住干部病房和享受大病特药待遇;而移交政府安置的正团职离休干部,虽然也在理论上享受免费医疗,。按照文件规定,移交政府安置的军队离休干部的医疗费用,实行标准加补助的办法。即,每人每年的医疗费标准为5000元,这部分由中央财政拨付,而实际发生额的不足部分则由地方财政负担。由于目前我国的地方财政存在着“中央财政喜气扬扬,省级财政有所增长,市级财政勉勉强强,县级财政哭爹喊娘”的窘境,实际上移交各地政府安置的离休干部的医疗费的保证安全性的变数非常之大。一方面,这部分离休干部与由军队管理的离休干部一样因为进入“两高期”,就医需求不断增长;另一方面,由于“标准加补助”中的补助部分往往是实际发生额中的大头,而这个大头又出自“市级财政勉勉强强”的地方财政,既存在着因所在地区财政状况不同而带来的保障差异性大的问题,同时又存在着受到一些地方人为因素限制的情况。比如,以北京市莲花池军休社区(丰台区)为例,其军休

干部的医药费原来是每月报销两次,也就是每半月报销一次,现在又进一步改进为随时就医随时报销,保证就医者的资金垫付周转快捷化。还有的军休所实行就医绿卡制,就医者不必垫付现金,通过绿卡划价后,由医院与军休所网上结算。在定点医院的规定上,北京市民政局没有只能于市属医院就医的限制,就医者不但可以在市属医院就医,而且还可以在国家级医院就医,如解放军三0一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等。而在大多数省区,情况则不同了。沈阳市的做法为“三位一体”制,即标准(中央财政)+补助(地方财政)+小补助(定点医院自营收入)。其实际运行的状况为每三个月为一个结算周期。这样,对于处于高龄期和高发病期的离休干部说来(估计平均年龄为76岁),其医药费结算的周期性长度与个人先行垫付的矛盾显得日益突出出来,即对于军休干部中的离休干部群体说来,目前的每三月个方能报销一次医疗费的时间长度与高龄期和高发病期的“两高期”的矛盾显得十分不相适应(长春市为半年一次,西安市的情况则是干脆将标准部分的5000元发给个人,实际发生额中的差额部分由个人负担)。在择院就医的选择上,北京市规定可以在任何医院就医,包括在军队的301医院。而沈阳市的情况是,

市民政局规定,只准许在市卫生局所属的市级医院就医,而不可到省级中心性医院看病。地方出于局部利益考虑,人为性限制因素多。由此可以看出,移交政府安置的正团职离休干部的医疗保障水平与由军队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相比,反差极大。

反差之二:在住房方面,反差同样明显。移交政府安置的团职离休干部的住房状况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一、三批移交的,这几批移交的离休干部的住房,完全是由地方建设的,现在已经十分破旧,地方财政又不愿意安排大修经费。另一种情况是第四批移交的(第五批以后的极少再有团职离休干部),这一批次同志的住房虽然改由军队建设,但由于当时是按每平方米400元的标准建设的,由于开工建设的连年推迟再加上包含动迁户安置成本和民政部门的从中索要住房,造成了用多年前的单位面积建设标准来应对多年后的建设造价(动工时,总部制定的单位面积标准已经上升为900元/平方米),既工程建设标准已经大为缩水的情况。另一方面,由于工程建设监督方面的制度漏洞,出现了工程费被层层盘剥,以至建筑质量十分低劣的情况。其结果,由于工程质量低劣,地方拒绝接收房屋管理权,造成所谓的“建交不同步”的情况,形成事实上的三不管地带。

而由军队安置管理的师职离休干部的住房虽然建成的时期各不相同,但由于总部连年安排专项大修经费,其情况远远好于被移交政府安置的正财职离休干部的住房。

将军队团职离休干部移交政府安置的政策,是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制定的。当时的指导思想是,逐步将尽可能多的离退休干部移交地方,以减轻军队的负担。后来,由于矛盾的不断凸显,不得不将移交的界线划定在团职离休干部上面。这个界线固定下来后,事实上形成了团职离休干部被边缘化的情况。

军人住房补贴的累计截止点问题非但没有体现出军人职业风险性补偿问题,反而打压了军人职业特征。地方公务员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因而房补也累计到60岁。而军队干部因为军人职业的特殊性,团职的大多为48岁前后退休。这样一来,其房补大为贬值。况且,到实际支取时(移交政府安置之际),更为缩水。

请军网记者沟通总政干部部“两会”联络员,请他们关注一下军队离退休中行政类职级偏低的同志。目前,在同军龄和同年龄的退休干部中,专业技术干部较之行政指挥类干部平均高出两个职级。在行政指挥类退休干部中,因为受行政任用因素的制约,在一个职务上要干五年以上,结果退休时还是原职级待遇。而专业技术干部却可以每三年或每四年很稳定而常态地晋升一级。比如,一个军队干休所的副所长,1968年入伍,尽管在副所长位置上干了10年,但在因军龄满30年而退休时还是副团职。而该干休所的护士为1976年入伍,同样是因军龄满30年而退休时,却是专业技术七级,享受副师职工资待遇。再如,该干休所的军需助理管着食堂和发节日副食品及钓鱼,与上面提到那位副所长同期入伍,也是因满30年而退休时,却是专业技术七级,工资比那位副长高出1000多元,待此次职业津贴调整后,将要相差两千元。

再比如,一个军级单位的管理处长(正团职),在该岗位上工作了10后,退休时还是正团职。而其下属的招待所所长因为搞招待非常让领导满意,尽管其资历远不如处长,但退休时却为专业技术六级。

再比如,一个军区文工团的行政副团长,尽管在该职务上干了8年,可退休时还是副团职,可其爱人因为是同一个文工团的化妆师,走的是技术级,退休时为专业技术五级,副军职工资待遇。两人的工资相差四千元。结果,男的提出了离异,但女方不同意,可生活中女方总是出言伤害男方,说男方比其差多了,孩子也说老爸不行,男方被气病了。

再比如,在军队离休干部中,有一个因为职务偏低而被从军队离休干部群体中剥离出来的小群体,即移交政府安置的正团职离休干部群体。这个群体之所以产生,也是因政策不合理而沉淀下来的。他们大多是军以下单位的行政类(因为大区级单位的参谋干事可以为师职,专业技术干部又可以走技术级通道)且于1986年前被宣布离休的干部(因为1987年,各大单位都自行将符合离休条件但尚未被宣布离休的正团职干部实行了所谓的“双下”,即宣布其离休同时又对其提高一职待遇,在军队干休所安置)。这些同志与由军队安置管理的离休干部一样,同样也已经进入“两高期”(高龄期和高发病期),他们住房破旧,就医保障受制于地方财政,困难太多了。

中国的部队是一个不养老不养小的地方,说得一点也不假,大部分军人把青春奉献给了军营,可他们得到了什么,到地方什么也优先也没有了,什么可以享受经济适用房了等等都是一句空话,地方政府有谁认可了!!!现在阳光工资改革了,又开始区别对待了,在地方上任过的职务一律承认,因为你给地方做了贡献,你在部队不管你任过什么职务,只能享受级别,,地方上你当过正科,现在阳光工资你可享受正科职,你当过正营,按说也是正科,但你只能享受正科级,虽说只差百十元钱,但细想想为什么呢,也许我们转业军人是后娘养的吧,也不知道这类不公正的待遇是怎么出台的,,地方没人给你说话了,

地方参加过福利分房的,住房公积金标准低一点,后来参加工作没赶上的拿双倍公积金,部队转业一卡参加工作时间,什么也没有了,也只能拿低标准的公积金,可有谁真正关心过退伍转业的军人呀

中国特种部队装备的再生能力的能力真让人担心呀,敌后作战单兵作战,没有武器弹药了,面对战场上损坏的武器装备却不会维修,

军队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如不能在两会为军队官兵和退转干部代言,就干脆从你们占用的席位上退下来!我们已领教过你们的无能与庸禄

人家新华网合格人民网上就有“我问总理和部长”之类的话题征集,军网上为什么没有“我们防长”的话题呢?

每年两会上军队系统的代表和委员都是把议案提案的关注点放在社会事务上,关于军队和国防的话题很少,真的要改一下了!!!

收缩